骡马大队翻天山 历尽艰险抵北疆(二)

发布:七十二团  作者:72  编辑:72  时间:2016-05-18 17:18:54   浏览:20

骡马大队翻天山 历尽艰险抵北疆

——四师原副师长杨荣臣忆60年前随骡马大队调防伊犁的战斗历程

杨荣臣 黄福生 刘福义口述 张晓林整理

19521月,新疆军区令二军五师十三团除三营及团直留守人员暂留库车不动外,其余部队一律由库车、阿克苏移防北疆伊犁地区。十三团立即做出部署,全团所有骡马组成两支队伍,分别从库车和阿克苏翻越天山,进入北疆。一支是团直骡马大队,由徐世文、朱嵩涛、魏登嵩、熊学义带领,于195229日从库车出发,历经15天的艰难险阻,顺利到达伊犁地区巩留县境内;另一支是二营骡马大队,由六连连长张华轩带领,于1952210日从阿克苏出发,经温宿、拜城、木扎台等地,翻越海拔3541米的木孜冰大坂和海拔4024米的队依敦格尔冰大坂,历时7天到达伊犁昭苏地区,行程300余公里。

第四师原副师长杨荣臣、老军垦黄福生、刘福义等人当时参加过二营骡马大队。笔者根据三人回忆的情节整理成文。

中间为杨荣臣,左一为黄福生

中间为杨荣臣,左一为黄福生



   杨荣臣说:“我当时在二营营部当书记(文书)。1952年,我们在阿克苏开荒生产,维护社会秩序,帮助地方建党建政。28日上午9时,全营全副武装召集到阿克苏大营房的操场集合。营长刘克桑先做了简短的讲话之后,由五师师长徐国贤做部队移防动员讲话。”

徐国贤师长说:“你们十三团的前身是359717团,诞生于湘赣苏区,后发展为红六军团,参加过二万五千里长征、南下北返、南泥湾大生产、解放大西北,先后在土地革命、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,被誉为“铁团”,是一支特别能吃苦、特别能战斗、特别能奉献的钢铁队伍。这次把你们调到北疆(京)去……”。因徐国贤是湖南人,发音不标准,战士们把到北疆去听成了到北京去,顿时全场欢呼雀跃,群情激奋、欣喜若狂。

可是大家越往下听越不对劲,什么剿匪啊、屯垦啊、维护边疆稳定啊之类的词语,压根跟北京沾不上边。最后大家才明白,原来是调去北疆而不是北京。虽然是调往北疆,但是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,战士们仍然情绪很高。

开完动员大会后,当晚刘营长就召集营里的干部们开会,传达了由团长柴恩元、政委贺劲南签发的《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第十三团关于部队行动的命令》(作建字第3号),并研究二营骡马大队人员的组建问题。会上,刘营长亲自点兵点将,营部通讯员黄福生、管理员刘福义、我当时的职务是营部书记,实际上就是从事文书工作,我们三人作为刘营长的随行。另外还请了一名维吾尔族翻译和两名向导。骡马大队的其他成员由各连队自愿报名,经营首长精挑细选,最后组建了150人的骡马大队,其他人于28日下午5时到团部集合,由刘参谋统一率领部队乘车,先头开进。二营的骡马大队由张华轩带队,营部人员每人两匹马,战士每人三匹马。每匹马带三副马掌,其中必须有一副爪子掌。因为途径冰大坂时、爪子掌可以防滑。

杨荣臣

杨荣臣


随后部队开始了紧张的准备工作,带上充足的武器弹药,做好剿匪工作的准备,干粮主要是馕饼、洋芋、萝卜、肉干等,御寒保暖主要是皮大衣、皮帽子、皮手套、毡筒等。部队决定210从阿克苏出发,用9天时间到达伊犁昭苏地区。

   210日,我们从阿克苏出发,当天就到达拜城县,一路上战士们情绪高涨。行军第4天,我们来到天山脚下,部队进行了一天的休整,所有骡马都换上了爪子掌,准备第二天翻越天山冰大坂。

215日早晨八九点的时候,天气十分寒冷,大家通过喝酒、吃辣椒、姜片等来御寒,之后部队就开始向海拔3541米的木孜冰大坂和海拔4024米的队依敦格尔冰大坂进发。

山上覆盖着皑皑冰雪,山路异常艰险。冰大坂上全部是冰,十分滑溜,人都站不住脚。还好部队大部分人穿的是毡筒,马匹也有爪子掌,起到了很好的防滑作用。即使如此,我们上山的时候仍然非常吃力,有些地方骡马上不去,就必须前面人在使劲拉,后面人使劲推,才能十分吃力的走过去。

   冰大坂上到处都是宽度不一、深不见底的冰缝,往冰缝里瞅一眼就感觉心跳加速、腿脚发软,稍不注意就有可能掉下去。我们将冻死的骆驼、毛驴和马匹驾到冰缝上,搭成“独木桥”,小心翼翼、如履薄冰的慢慢前行。多亏了两个向导,我们沿着他们的脚印深一脚浅一脚、颤颤巍巍地往前走。

   途中有150米左右的冰台阶是最危险的一段路程,就像盘旋的楼梯一样,每个台阶有二三十公分长,这是地方老乡翻山做生意时人工修凿的栈道。通过这条栈道,一些商人将苏联哈萨克族人的生活用品贩运到南疆销售,再把南疆的干果、棉花及棉纺织品销售到苏联。

这段路是最难走的,有一天我的马就差点滑到冰缝里去。当时往上走的时候,马蹄子没有踩实,一个侧滑,马的后半身悬空,两个后蹄子就掉进冰缝里了,两个前蹄子使劲抓住冰台阶,吓得不停的嘶鸣。周围的几个战士赶紧帮我抓住马缰绳不敢松开。后来,我们解下驮马上的一根大绳,套到马屁股上,十几个人一起使劲,终于把马拉了上来。

   山高路难耽误了我们不少时间,等我们到达山顶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。为了以防万一,我们稍作休整后就马不停蹄的开始下山。

上山容易下山难。山的这边是阳面,积雪大概有半米深,在太阳的照射下,雪化的快,结冰也快。因为路不好走,战士们干脆坐在雪地上往下滑,骡马也前蹄佌地往下溜,因为山腰上生长着很多松树,一不小心就会撞到树上,所以也非常危险,但是还好一切平安。下山之后就是昭苏的夏塔地区,我们到达夏塔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二点了。因为口粮在下山时就已经没有了,战士们疲惫不堪,饥寒交迫。我们就向老乡买了些洋芋,当时也没有盐,也没有任何调料,只有生姜、辣子面等,我亲自下厨,用辣子面炒了些土豆片。我当时饿极了,吃了好多土豆片,结果半夜胃病犯了,难受了一晚上。

年轻时的黄福生

年轻时的黄福生


第二天,我们启程赶往昭苏县,在昭苏将部队进行了重新整编:营部一分为二,一部分进驻高尔基,一部分进驻新源县。四连进驻高尔基;五连进驻特克斯县;六连进驻昭苏县;机枪连进驻吐鲁贡。在昭苏垦荒生产的六连之后整建制划归伊犁军分区国防部队,连队番号取消。

   60年前的这次移防,我们二营骡马大队先后经温宿、拜城、红土山、木扎台、土素阿瓦提、克孜尔不拉提等地,翻越海拔3541米的木孜冰大坂和海拔4024米的队依敦格尔冰大坂,历时7天到达伊犁昭苏地区,比计划时间提前了2天,全程300余公里,道路艰辛、历尽饥寒。我们用坚韧不拔的意志和开创兵团基业的信心征服了严寒,征服了危险,圆满地完成了从阿克苏移防北疆的任务。